必威体育專題

2018-08-06

  事情起源於3月份的一個中午。那天我在北大上自習,中午一教要關門一個半小時。我拿著長借的餐卡在學四吃完飯,往未名湖去。走到城環係館旁邊的時候,一個女生騎著車從路對面過來……>>>全文


  也許是因為自然規律,就像心理專家說的那樣,男青年在失戀後的一到兩個月內容易芳心暗湧……>>全文


  其後的一個月裡我有些慌張,女友根本不回我Email。不過我那時候聽說中美之間的海底電纜被老漁農給蹭斷了,還有人說是克格勃乾的。克格勃要來阻撓我戀愛,那我真沒辦法。>>全文


  我就這樣孤單地走到塞萬提斯像旁的時候,眼瞅著對面過來一高挑漂亮的姑娘,上身穿著米色的緊身羽絨服,下身著一條深色的板型很好的仔褲,斜挎一只長帶的帆佈包。一頭長發隨風飄盪,端的是美目盼兮,巧笑倩兮。>>全文


  “是是,說的是,我變態。”我掏出煙來點上一根,再不點煙我就得自己鑿一地縫兒鉆下去了。>>全文


  我和雷穎肢體接觸是有的,兩人很嚴肅很深情地對視也是有的,不過那跟淑女不搭界。我們倆每回吃飯都比手勁,誰輸了也就是誰被捏疼了誰掏錢,總的來說我勝率超過50%。>>全文


  我控訴了她們係女生拿人不當人,說繙臉就繙臉,說甩就甩,連點回光返炤都不給。而她聽了很高興,因為她推銷一理論,就是倆人因為女的出國而在半年內必定分手,這回我們又給了她一活生生例子,在時間把握上還很配合……>>全文


  “你手機呢?”我掏出來給她。她接過去,從電話簿裡找出她的號碼,刪掉。“以後別煩我。我害怕。我早知道清華男生心理都不正常。都是變態。” >>全文


  如果要評選北大的吉祥物,入圍的肯定都是景觀或者建築:死人無數的未名湖;0點以後女生繙來繙去的小南門;可供牧豬的靜園草坪……>>全文


  我在朦朧中看到了雷穎的靈魂為我出國指的另一條光明大道:汽車。這樣我的出國准備工作就分成了兩部分,一是每天早起晚睡揹紅寶書,一是每周三堅持去買體育彩券……>>全文


  加馬可滑道在水上樂園。這個我知道。我不明白為什麼那個“雷穎的靈魂”能夠知道我最喜歡加馬可滑道。我從來沒有跟她說過……>>全文


  她穿著綠色的Baleno,她穿著藍色的仔褲,她穿著銳步的旅行鞋。這都在我意料之中。在我意料之外的是她的面容。那是一種你有時候在見到非孿生的姐妹時會有的感覺…… >>全文


  我終於找到了記憶的痕跡。關於加馬可滑道的記憶。它不是巨大的滑道外表,也不是積雪重重的冰面。它是黑暗中雷穎的叫聲,還有184天前我心跳的聲音……>>全文


  這太沒天理了,我心說,原來不光雷穎有個表姐妹,我還有個表兄弟在紐約晃悠,而且她的表姐妹這麼端莊賢惠我的表兄弟就這麼埜蠻粗暴。>>全文


  自打分手以後,我只要在家就掛在線上,開著ICQ、OICQ、MSN,同時用Cterm連著水木清華、一塌糊涂、MIT等諸多bbs,還讓Foxmail每隔3分鍾就把所有信箱都查一遍……>>全文


  我被他們倆的融洽氣氛所感動,獨自下廚房做飯。乾煸牛肉絲本是一道簡單的菜,就是用油把水煸乾了,多加辣椒作提味,但雷穎不會做。剛出國那陣打電話說美國人怎麼怎麼虐待她,不給她吃好的,弄得她想吃這個想吃那個…… >>全文


  “你誰?”我聽出聲音在寫字台上。那上頭放著雷穎的包。“我是旺財啊。”肖可嗷地一聲抓住我的手,同時身子往牆角縮。我沒被旺財嚇著,倒被她嚇著了,被她一下拽了過去……>>全文


  原來是開著的Cterm有條msg。我切換窗口一看,居然是雷穎在MIT給我發的。她說的是,hi,必威体育!我大爽,呷了一口啤酒,拍拍旺財的頭說:“NB!”然後正襟跪坐,回了一條:hi~~~~。 >>全文


  人家就是因為怕刺激你才減少同你的接觸,但接觸少了你又難受,非想跟人說話。人家說了吧,你又嫌人家拿敏感問題刺激你。我覺得她一定想跟你繼續做朋友,但你自己老擺不正心態,弄得她沒法跟你做朋友……>>全文


  我湊近牆邊才看到雷穎撅著的嘴唇。我對著她那似笑非笑的臉龐看了一會,從筆筒裡拿出一支粗的美術筆,藍色的,在她炤片旁邊的牆上畫了個泡泡,在裡面寫上“我也想吃醉蝦。醉蝦是喝酒醉了嗎?” >>全文


  “我寫完這兩句話,又把前面的所有話看了一遍,隱約覺得不對。把兩個人的泡泡清點了一遍,結果發現雷穎多說了一句話,她實際上有12個泡泡。我再仔細唸了一遍,發現雷穎多出來的一句話是“你現在太瘦了”。 >>全文


  “你小點聲小點聲,安全第一,365体育投注,”我說,“像雷穎這種大眾偶像,我白天在北大走路都不敢靠近她身旁三呎的。現在雖說分手了,還是小心為妙。” >>全文


  那個人終於走到我身邊,是肖可。穿著深色的運動服,一條高彈的運動褲把腿繃得緊緊的,還扎了個馬尾巴,裝得跟個運動員似的……>>全文


  我看了看這台灰頭土臉的家伙,音箱裡正在放“俺們這旮都是東北銀”的MP3。以前那裡響過不少別的什麼歌,有的響過一兩次,有的繙來覆去地響…… >>全文


  吃完午飯我到飛宇上網,看了一下雷穎給我的信。有了填稅表的先例,這次我不抱任何奢望,實際証明我的英明…… >>全文


  我許了下述四個願。第一,雷穎將來可以在美國開開心心過日子;第二,雷穎將來可以在我們家開開心心過日子;第三,北京交通太擁擠了,群眾出行很不方便,空氣也汙濁,影響市民健康,這兩個問題能不能給解決一下……>>全文


  在金色年代,小姐問我是不是一位,我拉開揹包拍拍旺財的頭說“兩位”,小姐覺得我很有趣,於是整晚上抽空就跑到我的桌子上跟我聊僟句,還給我表演高超的擲曬子技巧…… >>全文


  雖然我嗜好回憶,但是對於上面這兩件事,如果不是RayShuttle強迫我回憶,我是永遠也不會把它們聯係在一起的。然而RayShuttle把它們自動地放在了一起,讓我在阿桂的顯示器上又看到了過去的一幕幕,並且明白無誤地傳遞出我和雷穎在這兩件事情上的挫折感…… >>全文


  最後一個鏡頭讓我看得心曠神怡。那個鏡頭就是我認識雷穎的傍晚:她推著車子跟我並肩倘佯在小南門內,剛剛下過雨,她的車座濕漉漉的,我則很關切地從旁邊停著的自行車車座下尋找出一塊抹佈,幫她拭淨車座……>>全文


  我喝著啤酒,開始研究我的這個偶然發現。簡單說來,自從看了《我知道你去年夏天乾了什麼》之後,我發現我只要想起過去,就一定會同時想起《我知道你去年夏天乾了什麼》中的相關片斷,而且後者會迅速佔据我回憶的全部空間。 >>全文


  我也覺得這是一個莊嚴的時刻,想想怎麼才能制造出點氣氛來,想來想去也只不過是掃了掃地,整理了整理桌子,然後深呼吸僟下,覺得還不夠勁,又去大便了一下下,頓時感到身瘦神爽。 >>全文


  我走在街上,我看到了社會主義高級階段的北京。我買了一份《人民日報》,並且發現我掏出來的錢上面印著六個頭。你猜我在報紙上看到了誰?我看到了金凱利,他成了美國總統,他在第一版上說將否決國會關於保護台灣正常國際空間的法案……>>全文


  我想起了《Famous Blue Raincoat》,想起了我在漂流木想起的雷穎從前說的給小孩起名的話,心中一陣激動。在泡泡裡說話,誰說我不懂?我真想告訴他們到今天為止泡泡們已經說了57句話了。不過,雷穎也有點太驚世駭俗了,總不能把三個孩子都叫泡泡啊……>>全文


  遠處街角白色的影子一閃,像是裙子。沒錯,就是雷穎的那條白裙子,那條我一直錯誤地記憶我我倆第一次見面時她穿的那條裙子。的距離呢,從這裡到街角,得是百米健將的速度。 >>全文


  在我們租住的房子裡,確實有過一只叫旺財的狗。它是2000年12月17日在北大小南門外用50元錢買來的。開始為黃黑斑點,沐浴後變為全黑。Dumbo、Antiya、Alchemist、Exodus、Elusa13和我先後喂過它很多東西。它在我寫這篇故事前已經被送到Antiya的一位朋友那裡。>>全文